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灵玄共主 > 第一卷 第七章 你我皆旅人 只是道不同

灵玄共主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听书 - 灵玄共主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一卷 第七章 你我皆旅人 只是道不同

分享到:
关闭

待到天色破晓,小城城门处,有着排队等待门开的农夫与商人,榆木缓缓起身,准备继续翻山越岭,小心驶得万年船,走山路总是安全不少的。

自己修为实在不高,才如此束手束脚,谨小慎微,不过榆木也没觉得这是什么坏事,多点小心总是好的。

倒是榆木自己这两天不停的辛苦修行,倒真是将自己修为又提高了些许,感觉自己修为实实在在的增长,榆木觉得这算是一件开心事了。

在山中赶路时,碰到了几个结伴而行的书生,应当是出来踏青,几人在一块大石上围坐一起,摇头晃脑,你一句感慨民生多艰,我一句生存不易。

榆木听得好笑,却也没打算去和这些书生攀谈,自顾自准备快步离去,不想这几人看到榆木也是书生打扮,于是盛情相邀,榆木推辞了一下,最终耐不住自己读书人的性子,只好答应,一同坐在大石旁边。

众人相互通报姓名,榆木随口报了个假名,这些书生开始各种闲聊,说那鹿海国如何如何,这小城又怎样怎样,最后聊着聊着,聊起了灵修。

榆木先前用灵识查探过这几个书生,都只是普通人罢了,应当是见过灵修,毕竟灵修相对来说,还是比较多的。

有人说那灵修在上次鹿海国战中,表现不佳,以至于输掉了一郡之地,张口大骂这鹿海国的灵修都是废物,也有人为灵修鸣不平,说是平时没那灵修帮忙管理,世道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。

况且在与邻国的争夺中,这些灵修也是为了鹿海国,舍生忘死搏命,那寿命悠长的大玄灵,都死在了战场上,大玄灵的命岂不比普通人更珍贵?所以也不能过于指责鹿海国的灵修。

他们说的灵修大战,榆木没听说过,毕竟以前在那最偏僻的小城呆着,消息确实不通畅,而且那小城也挺贫瘠,小城里修为最高的修士也不过是坦途境界,以前的老夫子就算是城中第一强者了。

身为灵修,榆木倒是不好随便插话,因为这种事根本讲不明白对错,榆木想着咱鹿海国本就不是什么大国强国,有灵修舍生忘死愿意搏命,都已经不错了,哪还有那么多的要求。

因此榆木倒是心中轻看那书生几分,只知道空谈,半点不知轻重厉害的书呆子罢了。

这时,有书生把话岔过去:“以前曾经看见过灵修在天空上飞行,说实话,那时候我是真的羡慕了,脚踩灵器,双手负后,那真叫一个神仙风采。”

即便是之前最激昂的书生,也在不停点头:“这倒确实,灵修寿命比我们长,更是拥有这我们眼中的神仙手段,说上一句神仙中人,倒也不算错的。”

榆木也发表自己观点:“灵修虽然确实好,但是为了增长境界,刻苦修行,为了点机缘就要争抢的头破血流,平时的杀人夺宝更是家常便饭,这倒是不如普通人了。”

有一个书生忽然开口:“兄台如今什么境界了?”“启灵而已。”榆木开口回答。

书生继续说道:“兄台倒是坦诚,其实我等早就发现你和我们不一样了,我们都是大包小包带着,兄台你是空手,只是觉得兄台应该也是读书人,所以我等才厚脸皮邀请的。”

榆木笑笑,倒是没说什么,这些人对灵修还是挺了解的,听他们说一点自己不知道的事情,也是挺好的。

似是觉得榆木不会暴起杀人,那言辞尖锐的书生说了句:“说来说去,我也是羡慕灵修,毕竟是真的和普通人不一样了,兄台你作为灵修,感觉如何?”

榆木想了想,才说道:“其实也就那样,只不过每天需要辛苦修行,和人打交道的时间少了,自然也没空再去读书了,倒也真说不清是好是坏。”

想着自己离开小城,只是想去找一个修行门派,路上就是两场厮杀,都是些低级灵修争夺资源罢了,心里能接受,但是绝对不好受。

又有书生感慨说着:“总是灵凡两别了啊,不瞒诸位,在下有一青梅竹马,本来我两个已经快要喜结连理了,结果她被发现有灵修资质,所以,她决定跟随那师长修灵。”

停顿一下,才继续说着:“临走时,我去送她,当时她还说会时不时下山看我,我也觉得是真心话,诚心祝福她以后,就看着她被那灵修带在飞剑上,在天空中飞行着,似乎是在空中,回头看了我一眼。”

似是想起了当时场景,脸上也有了些悲苦神色,嘴里喃喃说着:“她走了一年,我劝自己她刚踏入修行,实在分不开心,第二年,我还在劝自己,她师长应该管束严厉,下不得山。”

书生不自觉脸上流下两行清泪:“第三年,不顾家人劝阻,我一人花费半年时间,去到了她修行的门派缥缈宗,只是连那大门都没能进去。”

“不知是机缘巧合还是怎样,我看到有人在高空飞过,正是当初带她去修行的那人,我在那山门处大喊大叫,终于被那人看到,估摸着是认出了我,御剑到我身边。”书生这时讲话已经平心静气,宛如讲的是别人的故事一般。

“我说我想看看她,过得如何了,当时她那师长脸上表情很是奇怪,答应带我去看她,只不过是让我站在她飞剑上,她带着我进去。”书生缓缓说着。

“我答应了,那也是我这二十多年唯一一次能够在高空看着下方的风景,我就在高空,看着她,她比以往要更加漂亮,巧笑倩兮,还是一样的动人心魄,只不过不再是对我,而是对着她嘴里的师兄。”书生冷静的说完。

有书生插嘴问道:“那她看到你时,什么反应?”

书生摇了摇头:“我没见她,我安安静静,没有大吵大闹,我请求她师长将我放到山下,就自己一个人回了家乡,她那师长倒是因此对我高看一眼,似乎是给了我一个解释,说了句你我皆旅人,可惜缘不够。”

书生随即自己笑了笑:“我倒是觉得不如说你我皆旅人,只是道不同比较好。”

榆木静静听完这书生的故事,虽然没能感同身受,但也能察觉到书生轻快的话语里,掺杂着浓浓的情意,倒真是个痴情男子,特别是最后的一句:你我皆旅人,只是道不同。榆木觉得很好,非常好。

甚至榆木都有些惋惜,能说出这样的话的书生,却没一点能修灵的资质,真是造化弄人,若是这书生能够修灵,恐怕能够在修行上登高望远不止吧!

其他几个书生也沉浸在这书生讲的故事里,一时间竟是无人出声,安慰?这书生明显不需要,骂那女子?好像又没什么道理,一时间竟是出现了冷场。

榆木从戒指里,取出几瓶酒,这是在那王姓大汉戒指里搜刮来的,给每人分了一瓶,高举酒瓶,对着那书生:“好一个你我皆旅人,只是道不同!这一句,就值得大醉一场!”

说完低头痛饮,其他书生受到榆木感染,也纷纷表示赞同,一个个也拿着酒瓶,狂喝起来,一时间这本是几个书生的聚会,倒是喝出了一股山贼的气概来。

一瓶酒下肚,众书生也一个个醉态毕露,终于有人借着醉劲,替那书生骂了几句那女子,也有人在安慰着那书生,巧的是,现在骂那女子的是之前为灵修说好话的,现在安慰那书生的,反而是那之前骂灵修最凶的。

榆木倒是觉得大有意思,今天碰到这几人,特别是从一个普通人嘴里听到那么一句话,榆木觉得自己赚大了。

以后若是有机会碰到白瑶,倒是可以跟她说上一说,只不过还能不能碰到她,就是说不好的了。

又和这些书生一起聊到傍晚,这些人已经收拾东西,准备下山去了,榆木和众人道别,自己打算继续赶路去往那缥缈宗。

得知自己要去的是那缥缈宗后,讲故事的那书生犹豫了一下,先是预祝榆木能够顺利拜入宗门。

随后说若是兄台成功拜入缥缈宗,以后见到一个陆芸的女修,可以捎带上一句,就说那家乡书生王止一年前已经听从家里安排,和一个大家闺秀成亲了。

榆木内心愕然,仍是觉得小看了这个王止,他虽然只是个普通人,不知道灵修境界里的心关,应该也是察觉到他自己会是那女修陆芸将来心境的破绽,让榆木帮忙带话,好使那陆芸心境无暇。

榆木点头答应,但是心想世事难料,我能不能拜入山头都不好说,倘若真的进入缥缈宗,碰到那陆芸,自己会不会将王止的话忘掉,然后随便胡诌几句,可是说不好的。

毕竟这故事不错,这叫王止的书生更不错,榆木也是灵修,虽然没有表态,但可不意味着他对那陆芸就有几分好感了。

榆木已经决定,到时候真有能带话的一天,他所带之话会稍加变动,让这陆芸也感受一下什么叫人间险恶,心关难破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灵玄共主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xs8.co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